和訊財經端 註冊

即將成年的百度和“童心未泯”的李彥宏

2017-12-06 17:11:39 投資家網  大寶

  李彥宏美國的8年,中國的互聯網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從1995年起,身在美國的李彥宏每年都要回國進行考察,尋找市場機遇。

  1999年,告別了豪車、別墅、道瓊斯的股票期權,李彥宏從太平洋(601099,股吧)的東海岸重新回到了太平洋的西海岸,回到了北京大學。憑借著在搜索引擎技術上的實力,在資源賓館的小房間裏,海歸Robin李開啟了創業之路。

  然而,彼時的中國網民數量不過區區百萬,國內用戶還未養成搜索的習慣,加上當時Google與雅虎瘋狂擴張,像李彥宏這樣的新人想有所作為, 唯有避其鋒芒。

  因此,在百度成立之初,產品就選擇了以企業為服務對象。主要向新浪、搜狐等門戶網站提供中文網頁信息檢索技術。憑借著王進東、張朝陽這些大佬的流量,李彥宏以點突破面,不久就占領了中國80%的網站搜索技術服務市場。

  可好景不長,2000~2001年期間,互聯網迎來第一次“泡沫”和“崩盤”,數不清的網站被關閉,無數域名都成了“死鏈接”。連中概股老大哥——網易,股票也從30多美元跌到不足1美元。

  突如其來的一切,讓李彥宏開始意識到轉型已迫在眉睫。

  02

  2001年初,IT行業寒冬未退,面對大環境的惡劣,李彥宏把破局的辦法寄望於“廣告競價排名”。但這跟百度目前的商業模式大相徑庭,一提出便遭到董事會的強烈反對。

  “門戶網戰自己都食不果腹,百度再等下去只有死路一條。”那段時間李彥宏急火攻心,8月份他去深圳分公司時,犯了肛腸炎,住進了醫院,但推行競價排名的決心絲毫沒有動搖。

  決定性的視頻電話會議是在深圳辦公室開的,氣氛十分凝重。李彥宏慷慨激昂地說了兩三個小時,拿出了當年在北大參加辯論賽的勁頭。然而董事們卻異常堅決:“我們當時投資可不是讓你做這個的, 這樣做太冒險了。”

  “不改變只有死路一條。” 李彥宏嗓門越來越大,會議變成了辯論。

  最後,李彥宏說:“我他媽的不做了,大家也都別做了,把公司關閉了拉倒!”啪的一聲,他猛然將手機重重地朝桌上摔去。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大家驚呆了。會議室裏出現了短暫的尷尬沈靜。在辦公室外的深圳分公司總經理大吃一驚:“從來溫文爾雅、沈穩的Robin怎麽變得這麽熱血沸騰?” 幾位投資人眼看事已至此,不敢再刺激李彥宏。百度轉型的方案最終在李的堅持下得到了通過。

  03

  轉型談何容易,首先要應對的就是3721周鴻祎這個刺頭。

  2001年9月,還沒從CNNIC的官司中恢復過來的周鴻祎又接到了來自法院的起訴書,這次找上門的正是百度。李彥宏以3721惡意競爭,導致用戶不能正常運行百度搜霸為由將周鴻祎告上了法庭。

  兩家對簿公堂,3721落敗。從法庭出來的時候,周鴻祎比劃著差點打了李彥宏,兩人從此結下了梁子。可Robin卻一點不在乎,因為吃下3721的市場份額早讓他心裏笑開了花。

  接著,李彥宏帶領團隊推出貼吧、收購hao123…百度一路勢如破竹,幾乎每一年都能獲得用戶數量和流量上的巨大增長。

  在互聯網摸爬滾打了5年的李彥宏,人生的軌跡充滿了草莽氣息。從陽泉老家到北京大學,從華爾街到如今的百度,一路匍匐前進的他最終拒絕了來自谷歌的收購,誓要在納斯達克把鐘敲響。

  在成功說服董事會後,李彥宏如願所償,百度在美國成功上市,同時也創造了中國概念股的美國神話——首日股價漲幅就高達354%,成為2005年全球資本市場上最為引人註目的上市公司。

  04

  在百度上市前後的兩年間,騰訊和阿裏分別於04年、07年登陸港股。隨後在資本的推動下迅速掃清了各自領域的競爭對手,三座大山日漸聳立。

  雖然當時的門戶網站風頭正盛,但美國人已經證明:搜素、電商、社交才是互聯網最肥沃的土壤。李彥宏和二馬都知道,對於這塊土地,拿下一個稱王,拿下兩個就是大一統。

  於是,搜索起家的百度開始做電商(有啊),做社交(貼吧)。而另外兩位兄弟也沒閑著,馬化騰做了騰訊搜搜和拍拍網;馬雲屏蔽了百度,推出了旺旺。

  此時的三巨頭,有錢、有人、有流量。

  可隨著“有啊”停止運營,貼吧轉型失敗,李彥宏意識到:龐大的百度,營收來源是否可以不僅僅只依賴於“搜索”和“搜索廣告”?這成為了他心中的一塊大石,此後7年時間裏,整個百度,都在受困於這一問題的答案。

  05

  2010年1月12日,當李彥宏還沈浸在在被伊朗網軍DNS劫持3小時損失700萬的痛苦的時候,谷歌於當天宣布退出中國市場,拱手將35.6%的市場份額、年廣告收入22.5億元的搜索市場讓給了百度,國內的“搜索”之爭,格局瞬間逆轉。

  失去了競爭對手的百度股價應聲上漲,百度躺在印鈔機上數了兩年的錢,其員工規模也從不到五千人膨脹到了接近兩萬人。但看似一馬平川的背後,實則埋下了更大的隱患。

  這一年,馬雲面臨阿裏巴巴創立以來的最大危機,那就是與雅虎矛盾激化,2005年馬雲的一紙救命投資合約成為5年後的“催命符”,而不久後的“支付寶事件”更是將他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另一邊,馬化騰和周鴻祎的3Q大戰進入最激烈的階段,騰訊“一個艱難的決定”讓QQ的口碑直接跌到了谷底。馬化騰激戰正酣,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站在了人民的對立面。

  反觀李彥宏,在舒適區待了太久的百度逐漸失去了創新和進展的動力。這段時間,他鮮有出現在公眾的視野中,更多的是和家人在一起。

  傳出中年得子喜訊的2011年,正好也是李彥宏登上福布斯內地排行榜首富的時候。這一年百度營收大幅增長,以銷售主導和以技術主導的兩股力量開始失衡。商業開始主導搜索,而技術、產品則變成了為商業服務的手段,形式愈演愈烈。

  就這樣,百度在“競價排名、流量變現”的路上一去不復返,直到“移動互聯網”的崛起,才打破暴風雨前夜的平靜。

  06

  2012年開始,智能手機占有量大大得到普及,互聯網的“移動時代”加速到來。以微博和微信為象征的大量APP開始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占領統治地位。

  而此時的馬化騰憑借一手微信坐上了頭等艙,馬雲也乘上了這班機,唯獨李彥宏後知後覺。

  “我天天都在想這個問題。有兩年的時間,差不多2013年、2014年,我天天就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完蛋了?是不是被移動互聯網淘汰了?”李彥宏曾如此描述自己的危機感。

  一個手握百億現金流,掌握中國互聯網生殺大權的公司,竟然拿不到1張入場的門票。他將問題歸結於公司員工沒有狼性。

  在某個晚上的8點鐘,李彥宏蹬著滑板車在百度大廈轉了一圈,發現沒什麽人加班,繼而感慨:“看人家小米,晚上12點還是人山人海。”此後不久,他在內網上發了一封公開信,稱“鼓勵狼性、淘汰小資”。

  其實,狼性不狼性什麽的都不重要。根本原因是李彥宏犯了和張朝陽前期一樣的錯誤——家犬搶不過餓狼。

  遙想當年,創業者會為了白送給百度股份爭得不可開交——2008年,酷6網以向百度支付600萬元現金和3%的贈送股份碾壓優酷網最終贏得了李彥宏。

  而如今,光收購91無線就花了19億美元,還被傳為行業笑話。當年因為貪便宜在糯米和美團中選擇了前者,彼時想勸王興放棄大眾點評和自己合並,只能換來一句:“太晚了!”

  從PC端到移動端,百度投資糯米也好,收購91無線也罷。對於被投資方,百度一直是抱著家養的預期,要麽就不投自己復制,要麽收進來自己管(絕對控股),而不是參股,投送資源,把它養成一只狼。

  07

  巨頭的紛爭還在繼續,不知不覺李彥宏來到了自己的本命年。在這一年,李彥宏帶領百度走得可謂是坎坎坷坷,飽受內憂外患。

  2015年下半年,百度全家桶事件

  2016年2月,血友病吧事件

  2016年6月,魏則西死亡事件

  2016年11月,“太子”李明遠因經濟問題,引咎辭職

  本命年的陰霾一直無法消散 ,尤其年底“太子”李明遠的離開,也代表著2005年前後,曾經主導了百度PC時代產品輝煌的那一代百度產品人,至此已全部離開百度。

  在騰訊,馬化騰有張誌東這樣還在為公司建言獻策的合夥人,在阿裏,馬雲有30多個“阿裏合夥人”。而百度,只有李彥宏和5萬名員工。

  也是從這一年開始,百度的業內聲譽跌到了10年來的最低谷,市值也隨著一路走低,漸漸被騰訊、阿裏大幅拉開。三者的座次也相對明確:

  騰訊系:社交(微信、QQ)、金融(財付通)、電商-物流(京東)、搜索(搜狗)、出行(滴滴)、生活服務(美團)、視頻(騰訊視頻)等等;

  阿裏系:電商(淘寶),金融(支付寶)、物流(菜鳥)、社交(微博、陌陌)、搜索(神馬)、視頻(優酷土豆)等等;

  百度系:搜索(百度),旅遊(攜程-去哪兒),視頻(愛奇藝)等等;

  李彥宏的版圖遠不敵二馬。

  08

  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戰役,李彥宏將戰場選在了人工智能,"童心未泯"地試坐了國內首輛無人駕駛汽車,捧出了頗具亮點的人工智能音箱raven H。

  面對極為不利的戰局,百度必須畢其功於一役。一些無關戰局的業務,該拆的拆,該賣的賣。總之集中一切資源和優勢兵力來打人工智能的斯大林格勒保衛戰。因此,去哪兒賣給了攜程,百度外賣嫁給了餓了麽。

  同時,人事調整也在穩步推進。李彥宏妻子馬東敏王者歸來,二號人物陸奇高調赴任,CFO李昕晢退位交權。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在陸奇的規劃下,百度這艘商業巨艦,未來將在人工智能和信息流這兩個主航道上行使,為此一切資源將向這兩大業務進行傾斜,沒有被劃入主航道的業務,最終的命運是“關、停、並、轉”。

  7月份,百度逐漸走出了陰霾。一是人臉識別技術已在南陽機場實現“刷臉登機”;二是自動駕駛,李彥宏今年7月在百度開發者大會上,就“駕駛”一輛自動駕駛汽車抵達會場;三是信息流廣告的收入首次超過今日頭條。

  三管齊下,百度股票從6月底170多美元每股漲到270多美元每股,市值從600多億美元漲到900多億美元。

  曾經不愛社交的理工男終於從幕後走到了臺前。只要是感興趣的講座、論壇李彥宏就去參加,只要能為百度人工智能站臺的就毫不猶豫地前往。

  “人工智能這個機會是我的,我既喜歡這個東西,又擅長這個東西。當前百度已經從mobile first 轉變為 AI first。”為此百度持續不斷地在AI上進行投入,GPU等人工智能所需的硬件設備隨便買。2016年百度在AI上申請的專利,甚至比日本整個國家一年都要多,全年研發投入101.5億元。

  結語

  其實,歷史上BAT都曾遭遇過不同程度、不同性質的危機——阿裏的支付寶事件,騰訊的“3Q大戰”,以及百度的魏則西事件。這些危機都深刻改變了三家公司的命運。

  支付寶事件後,螞蟻金服因此獨立,並即將成為一家市值600億美元的A股上市公司;騰訊在3Q之後大舉開放旗幟,此後微信誕生;而百度在魏則西事件後,選擇了All in人工智能。

  有人說:“當你找到自己的心之所屬,人就會變得年輕。”這一點也體現在李彥宏的身上,不惑之年,童顏不老。反觀另外兩家巨頭的掌門人,馬雲這些年明顯變得蒼老、小馬哥雖然顏值變化不大,但身材明顯發福。

  到2018年,李彥宏就50歲了,百度從2000年1月1日創立至今,明年也將步入成年。

  屆時,50歲的李彥宏和18歲的百度將走向何處,我們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即將成年的百度和“童心未泯”的李彥宏》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