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經緯張穎:早期投資談合作,那就是扯淡;早期已死?完全是狗屁

2017-12-07 15:50:36 投資家網  陳睿雅

  12月6日,在一場活動上,張穎與嘉程資本創始合夥人李黎進行對談,4次提到自己作為機構投資人的“焦慮”。他說,在和基金競爭對手爭奪好項目時,在看到某機構的portfolio公司密集上市時,焦慮感都會浮現。“這種心態的起伏我有時候覺得自己是非常不成熟,但是也沒有辦法,非常好勝非常想贏,對持續的卓越這件事情極其渴望,有時候想到都會心慌。”他說。這種焦慮讓經緯團隊的狀態是緊繃的,同時非常兇悍。

  這種焦慮一方面來自於投資機構的井噴態勢。

  截至2017年10月底,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已登記私募基金管理人21628家,已備案私募基金63248只,管理基金規模10.77萬億元。

  在這種大背景下,張穎認為如今創始人才是真正的稀缺資源,“我們現在搶創始人搶得你死我活,我們簽下一家,其他人到創始人家裏甚至在辦公室等到一兩點鐘,希望能夠撬過來提價。(投資過程中)各種各樣的事情發生。”

  說到搶項目,李黎說自己有深刻的體會。前幾個月,嘉程資本和經緯搶下一個非常熱門的項目。當時晚上10:30,李黎在跑步的時候,聽說這個項目在經緯辦公室,便從家打了個車到經緯,看到經緯的管理合夥人肖敏和分析師在場。晚上11點多,張穎發了一個微信給大家,說他也會陪伴大家一起來幫助這個項目。第二天一早張穎也見了這個項目。“搶項目從上到下都是全體在線的,這個令我非常感慨。”李黎說。

  經緯的打法一方面是“人海戰術、以量取質”,另一方面則是“子彈不斷、投資不斷、聚焦中國”,核心目標是不停去挖掘未來像ofo、瓜子這樣的團隊。

  從早年那個周五下午2點躲在男廁所裏被上司捉出來的投行員工,成長到一名中國一線投資機構的創始合夥人,張穎自然也有諸多遺憾和錯過的項目,包括京東、唯品會、今日頭條、快手、小米等。張穎說:“其實這些錯過今天給了我更大的動力、更大的欲望。”

  以下為張穎與李黎的對談實錄(有刪減):

  越來越焦慮,從競合中成長

  在即將過去的2017年,哪些項目是你感到最得意?

  張穎:過去一年我們有一些成績,再加上能打動創業者,不管是投還是不投,很多創業者慢慢都會喜歡我們。從品牌的角度來說,越來越被認知。但是作為一線的基金,我自己心裏面還是越來越焦慮的。如果每年你在最優秀的幾家公司裏面沒有一定的占有率,沒有投進去,是非常荒唐的事情。過去兩年有可能成績還算可以,投到VIPKID、ofo、瓜子、獵豹分拆出來的Live.me、車和家,還算可以,但內心的恐懼和焦慮越來越強。

  在12月有各種各樣的大會,主角都是投資人、投資機構的一把手,其實我自己覺得還是相對之荒唐。我們站在這裏跟大家交流,還是這些公司成就了我們。誰能讓我們賺到錢這點,我一直想得很清楚。

  哪些項目讓你很惱火?

  張穎:說不出來,我們還是一個又求量又求質的公司,今年又投了70多家。我們都在跟我們非常尊重的十多家一線基金競爭對手每周廝殺,有時候我們贏,有時候別人贏。其實這幾年是真正好的時間點,只要做好事情,有不錯的團隊,很容易融到錢,用資本的力量嘗試一下能不能達到自己的夢想。創始人才是真正的稀缺資源,我們現在搶創始人搶的你死我活,我們簽下一家,其他人到創始人家裏甚至在辦公室等到一兩點鐘,希望能夠撬過來提價,各種各樣的事情發生。整個團隊還是非常緊繃的,非常焦慮,同時非常兇悍。

  新基金不斷湧現出來,競爭非常激烈,競爭上有哪些策略,比如在搶奪熱門項目上有哪些策略?

  張穎:作為一個優秀的投資機構,對我們來說,現在從上到下只有一個目標,這個目標就是持續的卓越。在任何一年,任何一家基金從綜合的現金回報超越經緯,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每年都會發生。但是真正能做到把時間拉長,三年五年十年,你都能站在早期投資領域裏面的前三名、前兩名甚至前一名,這才是我自己定義的持續卓越。

  經緯2008年成立到現在十年,我們給自己打分最多70分,我不會說一句謊話,這是我內心的想法。如果做到90分,我們需要三倍五倍甚至更多的努力。

  很多同行說這是合作,大家一起賺錢,我覺得這是扯淡!早期投資基本就是一個零和遊戲,有你沒我,有我沒你,一個優秀的創始人這一輪最多稀釋10%—20%的股份,這裏面每一家都有欲望全部拿下。我們都不缺錢,都有足夠的子彈,如果抓住一個創始人,我們覺得他是優秀的創始人、未來會變成很優秀的公司,我憑什麽要跟你分?這種廝殺,一般都是大家不說只做,每個案子我們都要追求最高的頂,碰到友善基金會合作,但是本意還是全部拿下。我們尊重的基金十幾家左右,大家的競爭還是非常友善、有分寸,大家都是從競合中成長起來,互相尊敬。像我們和紅杉、IDG、DCM,很多是競合、互相尊重、共同成長,很正常。

  子彈不斷、投資不斷、聚焦中國

  今年以來已經出現過很多風口,比如互聯網金融、人工智能、無人車、新零售,經緯中國對於風口型的項目是什麽樣的心態?

  張穎:

  我對風口一點都不關心,我們分了幾個行業,醫療、文娛和移動互聯網、新技術、企業服務、新零售、新服務,在這幾個行業裏面都有巨大的機會。

  風口不風口作為優秀的投資人還是要獨立思考獨立判斷。在每個行業裏面,任何一個時點在今天的中國都有非常優秀的創始人和創始團隊出現,對我來說沒有什麽風口之分。我今天的工作是配合合夥人在這些行業裏面不停挖到好的人、不停早點布局,盡量多投,把優秀的創始人早一點拿下,耐心陪伴他們成長,希望他們未來能夠做得非常好,我們再分一杯羹,就這麽簡單。

  前段時間有個話題炒作得很火,“早期投資已死”,我知道經緯最早是從早期投資起步的,現在從早期到中後期都做投資,你怎麽看“早期已死”的論調?

  張穎:你覺得我會怎麽說?怎麽叫早期投資已經結束?中國的創業浪潮現在愈演愈烈,優秀的創始人開始越來越多。

  沒有早期他們怎麽拿到資金?怎麽發展?怎麽變成未來的頭條、未來的騰訊、未來的阿裏呢?完全是狗屁。

  邏輯上也是這樣,什麽叫早期投資已死?那篇文章我也沒看,也不知道誰寫的,每個人有自己的言論自由,但對我來說這種輿論就是狗屁。我們一個月開一次合夥人會議,前兩天剛剛開過,我們內部的定論還是要加大早期,加大天使投資。我們一直以來的優勢就是人海戰術、以量取質,每年投資60—80家公司,我們內部12個字“子彈不斷、投資不斷、聚焦中國”。倒過來說,第一,除了中國,我們在其它地方一分錢不放,我們只聚焦中國;第二,子彈不斷,因為今天的品牌優勢,因為我們之前的成績,融資對我們來說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既然有資金,讓我們的投資節奏不斷,保持這樣的量,不停去挖掘未來像ofo、瓜子這樣的團隊。

  還有另外一點,到年底了大家都在曬自己有多少家上市了,有多少家IPO。

  用IPO來判斷一個基金確實是最重要的指數之一,但是它不是唯一的衡量標準,這完全是過去時了。舉一個例子,ofo融的錢有可能是最近一些公司上市融到的幾倍或十倍,可以說資金使用效率更高,這個模式有點不一樣;我們投的瓜子,過去幾個月融的錢等於很多公司的幾個IPO。我也堅定地相信,如果你能在一級市場融到足夠的錢,那就沒有必要去上市,就應該把上市往後拖,我們的VIPKID今年又融了幾億美金,不需要上市就融到這筆錢,可以非常從容地去打仗,搶更多的市場占有率,搶更多的用戶,賺更多的錢,等到公司更加成熟穩健的時候再去上市。

  有一段時間密集地出現幾家公司上市,不是經緯投的,就那幾天,我真的是非常焦慮不安。一方面我覺得恭喜那幾家同行幾個朋友們;另外一方面我心裏面非常不爽,為什麽我們沒有投到上市的公司?

  這種不爽導致第二天我回到辦公室逼著我們小組把我們投了哪些公司、把數據拿給我看,讓我知道我手上有多少張牌,有多少家優秀的明星企業,他們最近又融了多少錢在良好發展,我就會從容很多。這種心態的起伏我有時候覺得自己是非常不成熟,但是也沒有辦法,非常好勝非常想贏,對持續的卓越這件事情極其渴望,有時候想到都會心慌。

  遺憾的藝術

  說到你的性格和心態,我看到你以前在所羅門公司有過工作經歷,這是華爾街最狼性文化的公司之一,整個文化是血腥殘酷的。這段經歷有沒有給你帶來烙印?你是不是把這種文化帶進了經緯中國?

  張穎:簡單的回答是有的。我在所羅門兄弟正確地說是SSB,後來我離開不久之後它被花旗收購了,現在變成花旗的投資銀行部。我在那裏工作了兩年,痛不欲生,每周100個小時,100小時算說少了,睡在辦公室的睡袋裏,旁邊有健身、洗澡的地方,回來衣服揉成一個團,有專門的人拿去幹洗再送回來。

  吃隨便你點,當你有機會回家就用很好的車子送你,用這種東西麻痹我們,讓我們沒有任何生活上的顧慮。

  當初很年輕,真是痛不欲生。像我這種骨子裏面比較吊兒郎當,不是學霸,不是發自內心的勞模,也不是工作狂,像雷軍總那麽拼命那麽勤奮的百萬分之一我是做不到的。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天被上司用言語侮辱,因為做的不好,不光我一個人,看我們的PPT看著不爽就扔我們頭上。每到禮拜五恐懼感就要爆掉了,我經常禮拜五兩點躲到男廁所裏面,一兩個小時,兩三個小時,那時候他們有時候會巡視,隨便拉到一個分析師就會給你布置工作,你周末就廢掉了。

  我們投行有一個角色專門分配任務,最後直接來廁所敲門,“我知道你在裏面,你可以出來了,你躲不躲到裏面,這個周末的工作都分配好了”。那時候我們花十幾個小時、二十小時寫出來一本對一個公司的推薦,我們的老板們、MD、副總就在自己家裏面的泳池邊上陪小孩,快遞送給他,他看完之後,勾勾叉叉再發給我們,非常痛苦。

  反過來說,這兩年對我未來一些工作上的習慣和理念也有很大的幫助。我比很多同事們更嚴謹,對細節把握得更準,對很多基本的要求更加高、更加細心。我覺得還是蠻好的,雖然那段經歷現在想想都很痛苦,但真的很好。

  但我補充一句,很多投行出來的人有一天自己做公司時,會把虐別人當成自己成長或者職場成長的自然延伸,覺得我當初這樣被虐,我現在要虐你們,你們以後要虐下面的人。我不是這樣的,我給我們投資同事莫大(博客,微博)的壓力,沒錯!因為我覺得加入經緯的任何一個同事如果在兩三年以內都有機會做成核心。但我們跟很多其它基金有一個本質區別,我們不停扣扳機,很多人拿著槍在訓練場發出聲音,但是沒有實彈沒有足夠的子彈,(只是)嘴裏面啪啪,實際沒有扣扳機。在經緯每個人都有扣扳機的機會。我雖然給大家很大壓力,但是卻不在言語上虐,不會在行為上虐,不會要求他們在辦公室浪費他們的時間。

  責任編輯:蔣東文 (曾用名:蔣冬文)

(責任編輯: HN66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經緯張穎:早期投資談合作,那就是扯淡;早期已死?完全是狗屁》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