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沒想坑人,最害怕坐牢,曾夢想衝擊世界首富

2018-01-11 14:57:36 投資家網  任嫻穎

  1月3日,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在北京接受了搜狐財經專訪。此時距離高唯偉上一次公開露面,已有約三個月的時間。一個多月前,他剛度過自己32歲的生日。在這段時間內,酷騎單車運營難以為繼導致的押金難退等一系列問題不僅未能妥善解決,反而愈演愈烈。

  2017年12月12日,中國消費者協會公開發文,稱截至12月11日,已收到關於酷騎公司投訴21萬人次。據初步調查,該公司大量收取消費者押金,並挪作他用,出現押金退還難問題,至今仍有數億資金尚未退還。

  中消協要求酷騎公司法人代表張夫芝、股東畢言以及原CEO高唯偉配合相關部門調查,回應用戶退押金問題。而到12月21日,中消協更是在官網上稱,其向有關公安機關提交刑事舉報書,舉報酷騎單車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涉嫌刑事犯罪,申請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高唯偉把與搜狐財經見面地點約在一間茶社。他中等個頭,身穿一件米色短款連帽棉服,下身著深藍色休閑褲、黑色皮鞋,半張臉掩隱在黑色鴨舌帽檐的陰影裏。“小包間,兩個人的。要隔音。”他對服務員強調。

  在北京已近零下10度的冬日裏,高唯偉穿得有些單薄。但相比10月初出現在媒體報道中疲憊不堪的樣子,他的精神氣色看上去不錯,還笑言自己“胖了些”。

  三個多小時的采訪過程中,大部分時候,他談創業、談夢想、談未來,神采飛揚。但話題一到酷騎單車和誠信貸所面臨的問題和危機,他的聲音、語速、語調,又迅即黯淡下去。作為兩家公司的創始人,從2017年下半年至今,他一直深陷輿論漩渦。

  從2017年8月中旬開始,酷騎陷入資金鏈困境,至今仍拖欠用戶數億押金;酷騎的關聯公司誠信貸也於去年10月底爆出逾期3.8億,官方公告稱將通過自有房產和股權投資變現,分18個月清償投資人本金。

  夢想、野心,這兩個詞此前常常與高唯偉的形象伴隨出現。

  故事的前半段頗有些“逆襲”的意思。初中畢業,16歲的高唯偉從安徽農村老家北上打工。21歲那年,借200塊錢創業起家,四個月賺了十幾萬。從2006年至今,連續創業十余年,他一刻不曾停下,輝煌的時候一年能賺幾千萬。

  “我是用生命在實現我的夢想。”他反復說起這句話。

  2016年11月18日,酷騎公司正式成立,那天也是高唯偉的生日。“11.18”,“要要要發”,他覺得這是個好意頭:“當時我的野心,是要成為世界首富。我們傾其所有、不顧一切,把全部身家性命押起來做這件事。”

  如今,“世界首富”的豪言尚余耳畔,陷入危機的酷騎作價10億卻遲遲找不到下家。高唯偉反思自己,“野心太大,步子太急”。

  近三個月來,外界指責他“不露面、不聯系、不回應”。面對搜狐財經,他說自己這些日子,“誠惶誠恐”。

  酷騎目前各項進展如何?酷騎與誠信貸兩家公司及其股東間關系如何?酷騎怎樣一步步走到今天?這三個月來在想什麽、做什麽?未來作何打算?……對於外界的這些問題和質疑,高唯偉一一向搜狐財經做了回應。

  “三部電話誰能打進就給誰退押金”

  搜狐財經:酷騎現在退押金的情況怎麽樣了?

  高唯偉:押金還在持續退,通過電話可以退款,每天差不多能退幾百人吧。我們現在在北京租了一個小辦公室,有三部電話。(退款)這個就是拼運氣了,誰能打進來就給誰退。

  我們已經傾其所有了,現在能退的,保證大家可以正常退;另外短期內退不掉的人,保證大家可以繼續免費騎行。目前只能做到這樣,我能拿的都拿出來了。

2017年11月21日,酷騎單車在其官方微博發布退押金通知

  搜狐財經:酷騎現在的財務狀況怎麽樣?

  高唯偉:賬上還有個2000來萬。我跟合夥人投入兩個多億,都虧了。

  押金方面差不多(欠款)5個億左右,有一百多萬人的押金。供應商方面(欠款)2.4個億。這兩個是最主要的,其他都是小錢。(編者註:據中消協發文,酷騎單車註冊用戶近1600萬。)

  搜狐財經:去年12月21日,中消協發文表示向公安機關舉報酷騎涉嫌刑事犯罪,這件事有後續進展嗎?

  高唯偉:那個正在調查,他們(公安機關)來找我了解過情況,他們需要我們配合什麽,我們提供什麽就行。其他情況就不清楚了。

  搜狐財經:中消協當時發文說在去年3月、9月和12月三次約談酷騎,但你們“不露面、不聯系、不回應”。

  高唯偉:不是真實的,他們可能聯系了(我們),但我們相關的這些人,至少負責品牌公關的人和我,真的沒有接到通知,我們不是說刻意不溝通。8月份之前,所有政府的任何(會議)我們基本都參加,連街道開的會我們都參加,更何況消協。現在他這麽說,我們也無法去(辯解)。

  這幾個月實際我們也沒有閑著,我們都在處理這些亂七八糟的善後問題,包括退款、保證用戶正常騎行等等。每天工商、稅務這些政府部門的問詢,很多工作我們都在配合。

  家人代持,為解壓上演“罷免CEO”

  搜狐財經:酷騎的股東是張夫芝、畢言,信誠時代(誠信貸母公司)的股東是趙恒郡和你,你和這幾位合作夥伴是怎麽認識的?

  高唯偉:張夫芝(註:酷騎大股東,持股80%)是我二嫂,她實際不是真正地參與,只是掛名,幫我持股。

  趙恒郡從我2006年創業開始,我們就是合夥人。他比我小三歲,我們的關系亦兄亦友,到現在我們倆的收益都沒有分過,都放在一塊兒。趙恒郡沒有參與酷騎的運營,基本是以我為主。

  畢言是2014年年底,我和趙恒郡最開始做誠信貸的時候,通過招聘過來的,當時應該是招運營總監吧,他自己之前也創過業。2016年做酷騎,他成為股東,但他沒有實際出資,那20%股份是放在他名下,當時就為了留期權池的。

  搜狐財經:“罷免CEO”這件事是怎麽回事?是像外界所傳,這是你的“金蟬脫殼”之計嗎?

  高唯偉:當時主要就是兩個原因。第一個,就是這個事兒出了的話,肯定得有一個人出來擔責,給公眾一個交待。第二個的話,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當時)那種處境,網上所有人都在針對你,那個(感覺)就像架在火上烤,很難受的,你巴不得蝸牛縮在殼裏,找個地縫鉆進去。

  (“罷免CEO”之後)心裏會覺得稍微好受一點。我們(合夥人)算是商量(這麽做的)吧。“金蟬脫殼”這個詞語反正用得不是那麽好,不是說我“脫殼”,這個東西我就不管了。

  (編者註:據媒體報道,去年9月28日,正在上海談融資的高唯偉接到酷騎大股東的電話,隨後酷騎單車官方發出公告,因“管理能力不足”罷免高唯偉的CEO職務。)

  酷騎失敗,對手“黑公關”是重要原因

  搜狐財經:你認為酷騎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主要的原因是什麽?

  高唯偉:有人“搞”嘛,競爭對手的“黑公關”比較厲害。這個肯定是一個比較重要的原因,我認為是占了百分之四五十。

  我們從一出生就一直被黑,剛開始(2017年4月)說我們是“一股泥石流”,(2017年6月)說我們黃金單車“醜哭了”。

  還有不斷地說我們那個互聯網金融,發一些質疑的文章,說眾牛投資涉嫌違規經營,那是我們天使投資的創業公司,失敗以後把公司轉給我,我放在那兒根本沒有運營。

  到9月份,造謠我們押金退不了、“酷騎單車名存實亡”、“卷款十個億跑了”,明目張膽,特別醜惡。

  我們公司還有競爭對手的臥底,我們沒經歷過這種“黑公關”,以前我都不相信(會有臥底)。你看那些內部爆料,說酷騎和P2P公司(誠信貸)共用一個財務,外邊人怎麽可能會知道這些東西?

  (編者註:2017年6月,媒體報道眾牛投資沒有基金銷售牌照,“或涉嫌違規經營”,且官網顯示的辦公地址不實。工商註冊信息顯示,眾牛投資於2016年8月發生投資人變更,變更後股東為趙恒郡、張夫芝。)

  搜狐財經:那事實上內部爆料是真實的嗎?

  高唯偉:他們說的有百分之六七十是真的吧。只是(共用)一個出納,但酷騎是酷騎的財務,誠信貸是誠信貸的財務,只是同一個人操作,但賬是分開的。因為我們當時出款比較厲害,幾個月就出了十來個億,你肯定要用一個信任的人,對吧?

媒體統計的過去一年共享單車死亡名單

  搜狐財經:但酷騎確實資金鏈出現了問題。

  高唯偉:因為使用單車押金,是行業公開的秘密,大家都在用,只是比例多少。我們的一個風險因素是,因為我們沒融資,我們用(押金)的比例就比較大一點。這樣的話,競爭對手一去“黑”,大家都去退押金,慢慢就產生了擠兌,危機就出現了。

  摩拜和ofo他們也用押金啊,摩拜用了40億這你們都清楚。如果大家同一時間去擠兌,他們也會立馬(出現危機)。我們當時用了押金去買單車,現在差的(押金欠款)就是這個買車的錢。

  (編者註:據《財新周刊》報道,截至12月1日,ofo共計將超過30億元押金用於支付供應鏈欠款,而摩拜方面亦使用押金超過40億元。)

  搜狐財經:酷騎的失敗有沒有自身的原因?

  高唯偉:有。第一個是天時的問題,我們進入的時間太晚(編者註:ofo為2014年創立,摩拜為2015年1月創立)。第二,人家的資金是我們的十倍。第三,我們的戰略出了問題,如果那140萬輛車只投五個城市或三個城市,就不會出現致命的問題,當時怕以後進新城市會有限制,就先每個城市投5000輛再說,造成太過分散。第四,我們團隊在產品技術各方面肯定也有缺陷。

  但我們的原因最多占60%,或者說50%,外部的“黑公關”占了一個非常巨大的因素。

  其實我們的戰略問題也不是最主要的,如果當時有資本的話,迅速在每個城市補上一定的量,用戶是誰的車投放量第一就選誰的用,因為到哪都能找到車。

  向摩拜、ofo求救,對方不感興趣

  搜狐財經:最開始選擇做共享單車,你是怎麽考慮的?

  高唯偉:實際最開始真的是看不上這個生意,一次五毛錢一塊錢的,有什麽意思?但有一天忽然間他們融了一億美金的時候(註:2016年9月30日,摩拜單車完成C輪1億美元融資),一下子就刺激到神經了。

  我當時測算,全國需要3000萬輛單車,如果我們投3000萬輛,押金能收到1000個億左右(註:按平均一輛單車帶來10個用戶計),光理財應該就有100億的收入。再按每輛單車一天騎三次,一年的收入就有三四百億。那我的公司就能值個一萬多億。這是一個巨大的金礦!

  所以當時的野心,是想衝世界首富!我們速度很快,到2017年4月1日,就成為行業第三,你可以去調那些第三方統計數據。

  我們要是早五個月,從2016年6月開始做,我就能把供應鏈全部壟斷完,也會有資本選擇我這一方,那現在最牛逼的真的就是酷騎,而且我們還具備跟滴滴相抗衡的一個潛力。太後悔了,真的!

  搜狐財經:你覺得酷騎最巔峰是什麽時候?當時的數據是怎樣?

  高唯偉:整體最好就是2017年4月份,當時數據好得不得了。我們每天的新增註冊用戶有十一二萬,每天的押金進賬3000萬,持續了有半個月。那時候很有信心,一輛車投進去,10個押金進來,那多棒啊!我的天哪,中國還有這種生意嗎?

第三方機構截止去年6月共享單車市場數據

  搜狐財經:從什麽時候,你開始覺得酷騎的發展勢頭不對了?

  高唯偉:其實在7月份我就感覺可能會出問題,因為我們一直是靠自有資金,加上充值和押金這一塊來維持整個公司經營,而那時候押金的進出金額開始持平。所以七八月份我們開始出現資金問題。

  從我們開始做酷騎的第一天,資本已經站了兩個隊,我們註定了融資會非常艱難。另外,之前我們想百度肯定會入局,它需要單車這個支付場景來推廣百度錢包,肯定會投我們。但人算不如天算,百度慢慢放棄了O2O,百度錢包也不作為重點(業務)了。

  搜狐財經:危機全面爆發是在什麽時候?

  高唯偉:酷騎全線爆發應該是在9月下旬,開始有人來公司現場排隊退押金。

  9月10號左右,我開始去找永安行、哈羅、一步等共享單車公司(提出被收購意向),找了四五家,他們有感興趣的,但我們等不及。

  9月中旬,我先後給摩拜和ofo打了電話。我當時說我什麽都不要求,你只要負責用戶押金就行,我投的錢全部一分錢不要,但他們不是特別感興趣。

  那時候離我們全線爆發的時間越來越近。最可怕的,就是暴風雨到來前的那個時候。誠信貸跟酷騎的危機基本是同步,因為酷騎的負面影響,造成老用戶不繼續投資,借款人的錢短期內又還不上,就造成了逾期。

  借200塊創業起家,賺錢“很刺激”

  搜狐財經:作為一個連續創業者,其實這不是你第一次失敗。

  高唯偉:但這是跌得最狠的一次。

  之前經歷的失敗,說白了就是錢賠了,但別人沒有受到什麽損失,我可以從頭再來。但這次牽扯到公眾的利益,還可能會有訴訟風險。

  而且很多東西我是委屈的,我們從來沒有否認應該承擔的責任,但用戶在網上罵得祖墳都挖出來了,詛咒你十八代,那些語言根本看不下去。特別寒心和失望,你說298元,至於嗎?真不至於。

  搜狐財經:你之前的成長經歷和創業經歷是怎樣的?

  高唯偉:我是家裏的小兒子,上面還有兩個哥哥。小時候就是在農村,初中畢業因為父母在北京做生意虧損,負債十幾萬,經濟條件不允許再繼續上學,想當兵又因為色盲沒驗上,所以2002年就來北京打工了。

  從2002年到2005年,我幹過裝修工、學過做蛋糕、做過銷售……

  在2004年之前,我就跟個白癡一樣,農村出來沒見過市面,對整個經濟、政治很多東西不了解。2005年我開始在社會上晃蕩,不同行業都去看,好奇心比較強。

  2006年8月,我開始創業,借200塊錢批發了七張電話卡,每張賣出去掙30,兩天就賣完了,立馬又去進下一批。我後來的合夥人趙恒郡,當時來我公司推銷廣告,他保底工資才300塊錢。

  那時候石家莊平均工資每月六七百塊,有時候你一天能掙人家一個月的工資,那是很刺激的!

  我們大概四個月掙了十五六萬,算是第一桶金。2007年我們開始做在線客服系統,之前掙的錢全部賠進去。2009年我們到天津做教育培訓,教老外說漢語,到2012年有了上千萬的積累。2012年和2013年,又把錢投入電商和物流,全部賠完。

  之後2014年做互聯網金融,2015年開始做天使投資,一年能賺幾千萬。然後2016年開始做酷騎,投入我和趙恒郡全部的積蓄,賠了兩個多億。

  說我們是用生命在實現夢想,真的一點都不為過。我們一年365天沒有休息日,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在拼命創業。

  搜狐財經:你現在還有信心東山再起嗎?

  高唯偉:那是肯定的呀!我現在還年輕啊,可以說在我這個年齡階段,實際上我還算是有兩把刷子的,東山再起不在話下!

  誰給我投30億,我百分百把酷騎做到行業第一,最多兩年。而且未來酷騎一定是一個500億人民幣(市值)的公司。我可以拿生命做賭註,提頭來見。我敢賭這個命,有人敢賭這個錢嗎?

  有時候你就是再牛逼的人,你遇不到真正具備眼光的資本。

  “我沒想坑人”,最害怕坐牢

  搜狐財經:這三個月裏,你在想些什麽?做些什麽?

  高唯偉:除了處理善後問題,我主要是在學習,看資本、投資方面的書,比如《資本之王》、巴菲特等人的自傳。

  我有時候也在感悟,悟人生的價值和意義是什麽,怎麽才能活得更明白,未來怎麽走才能更正確,就是在解自己心中的疑惑。

  未來事業可能就是做投資,做私募。希望幫助一些像我這樣的創業者,就是因為錢而沒有實現一件很偉大的事情,或者說真正懂行業的創業者。

  搜狐財經:你最害怕的事情是什麽?

  高唯偉:最害怕的就是法律方面的風險,坐牢。

  我咨詢過律師,第一共享單車是一個創新型的事物,法無禁止即可為。第二我們並沒有拿這個錢去吃喝玩樂,或把這個錢轉移隱藏作為私人資產。我們的出發點是美好的,是想帶來綠色出行,並不是想設計一個騙局坑人。

  所以現在的話,我們就是盡最大所能把善後處理好。

2017年12月21日,中消協稱已向公安機關舉報酷騎公司及負責人

(責任編輯: HN66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沒想坑人,最害怕坐牢,曾夢想衝擊世界首...》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