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京東方王東升:冒險精神不是賭徒心態

2018-06-13 08:12:36 第一財經日報  王珍

  [王東升認為,成功的企業家要過三關:第一是創業關,自己衝在一線,帶著團隊創業成功;第二關是授權關,培養一批有能力的人,把權力授下去,責任擔起來;第三是交班關,無論是什麽性質的企業,從本質講,都是財富創造體系,是社會的公器,不只是個人的]

  從一家連虧7年的電子管廠到帶領它成長為全球重要的液晶顯示產業玩家,這條路王東升跑了25年。

  曾幾何時,京東方背負著巨大的“罵名”,越虧越投、越投越虧。京東方創始人、董事長王東升帶領團隊,以持續的投入、不斷的創新,解決了中國“缺屏”之痛,被業界譽為“中國液晶顯示產業之父”。

  回顧創辦京東方25年的心路歷程,王東升表示,企業家要有創業、創新和冒險精神。冒險,不是賭徒心態。“企業家的冒險精神是一種永無止境的學習探索精神,是對不確定性和風險性的擔當。”

  顯示面板是一個周期性的行業。2017年在面板價格上漲的助推下,京東方市值翻倍;今年,面板價格下滑,京東方承受凈利同比下滑的壓力。王東升也已從當年意氣風發的年輕人變為滿頭華發,但他的闖勁依然十足。兩三年前,京東方開始向“提供智慧端口產品和專業服務的物聯網企業”轉型。這一次,他的“冒險”能再次成功嗎?

  鐵劍戰略去年已結束

  “我們的理念是‘沒有疲軟的市場,只有疲軟的產品’。不論市場是否景氣,我們的產品和技術都能引領潮流,我們的營收和盈利都能穩定增長。我們必須要有這種勁頭和底氣,以創新進取的實力戰勝對手,化市場低谷為成長機會。”王東升說道。

  京東方的迅速崛起,正是好幾次把握住了市場低谷的機會,逆周期擴張,實現了彎道超車。

  1992年,北京電子管廠已經連續虧損7年。同年9月,時年35歲的王東升臨危受命,擔任該廠廠長。1993年4月,王東升帶領員工自籌650萬元種子基金進行股份制改造,創辦北京東方電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更名為京東方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王東升任董事長兼總裁。隨後,京東方迅速扭虧為盈,1997年在深圳實現B股上市,用5年時間從瀕臨倒閉到涅槃重生。

  B股上市後,京東方籌到了3億多港元。有人勸京東方搞房地產。王東升當時想,“我們是中國電子工業界為數不多的專業人才,如果連我們都不想搞工業,誰還去搞工業?”“韓國有三星,日本有松下、索尼。韓國、日本都沒有中國大,它們能創造出世界級企業,我們沒道理不能。”

  那具體做什麽呢?必須有大產業,才能打造一個大公司,王東升選擇了顯示器件。當時京東方做CRT(顯像管)配件,王東升意識到CRT遲早會被淘汰。新的顯示技術有LCD(液晶)和PDP(等離子),他從半導體代替電真空的技術趨勢判斷,液晶將走得更遠,於是決定進入液晶領域。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韓國現代集團欲出售從事液晶顯示器件業務的子公司HYDIS。看到這一機遇後,京東方迅速抓住,2003年1月京東方宣布以3.8億美元收購HYDIS,為進入液晶顯示行業突破了技術、專利壁壘。隨後,京東方派了數百人到韓國HYDIS學習,同時籌備在北京上馬一條5代線,把收購的資源轉化為自己的技術,並為今後的擴張打下專業人才基礎。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當行業因市場萎縮而出現衰退、國際巨頭都放緩了腳步的時候,王東升提出了“化市場低谷為成長機會”,京東方由此開始了逆勢擴張之路。2009年4月,京東方6代線在合肥破土動工;同年8月,京東方8.5代線在北京奠基,正式開建高世代線。從2009年到2013年的五年間,京東方連續建成五條生產線,一躍躋身全球前五。

  近年來外界對液晶面板產能過剩的擔憂不絕於耳。2011、2012年,三星、LG均加大了在OLED面板上的投入,王東升判斷大尺寸液晶面板還有機會。京東方2014年12月宣布在成都建設一條6代AMOLED生產線,2015年在福州再上一條8.5代線,並在合肥開工建設全球首條10.5代線,搶占大尺寸液晶面板的制高點。

  “要麽不做,要做就做世界的領導者。”王東升回憶道,“人家都說你這是吹牛,但我們制訂了25年規劃,一直在堅持。第一個五年是進入者階段,必須夯實基礎、紮好根,我們實施了‘紮根戰略’。後面每個五年,分別定義為追趕者、挑戰者、領先者、領導者四個階段,對應著四個劍字戰略:鋼劍、鐵劍、木劍、無劍。去年我們鐵劍戰略結束,我們出貨量位居全球第一。”

  從1993年創立到如今,京東方已成長為全球領先的半導體顯示巨人。2017年,京東方的液晶顯示屏出貨量全球占比25%,已躍居全球第一;如果按出貨面積來計算,京東方還排在LGD、三星兩家韓國企業之後。

  而京東方真正進入液晶顯示行業,是從2003年才開始的。這15年來,王東升帶領京東方以“激進”的方式不斷擴張,實現後來居上。

  即使在2018年上半年全球顯示面板業又陷入行業性低谷的情況下,京東方也沒有放慢擴張的腳步。為了進一步提升在大尺寸液晶面板和柔性OLED面板上的競爭力,又宣布在武漢上馬其第二條10.5代液晶面板線,在重慶上馬其第三條6代柔性AMOLED面板線。

  王東升在“京東方創立25周年暨創業創新文化傳承大會”上直言,“今年的挑戰是巨大的,市場的不確定性、價格下降、競爭更激烈、產能過剩、貿易摩擦等等,不斷出現新的情況。其實每年都會出現這樣那樣的新情況,市場情況對所有玩家都是一樣的。關鍵要看競爭地位有沒有提升。我們要把重點放在提升競爭地位和競爭優勢上。”

  王氏定律

  冒險不是賭博。

  京東方持續激進的巨額投資背後,是王東升專業的遠見,以及對創新的堅持。

  2004年京東方在中國香港上市遇阻;2005年至2006年,在產業下行周期,京東方又連續虧損。王東升一度備受質疑,壓力倍增。但王東升憑借“產業強國”的信念和對產業規律的深刻理解,迎難而上。他坦言:“我們能活下來,成為全球第一,根本法寶就是:對技術的尊重和對創新的堅持。”

  他是一個堅定的技術派。早在京東方大舉擴張之前,王東升就已經在思考如何進一步構築京東方的核心技術戰略。他擔心,京東方的規模即將起來,一旦技術發生變化就出大問題。

  在不斷深化組織架構調整的同時,京東方始終保持著高額的研發投入,加強對前沿技術研發,旗下包括對液晶面板、大尺寸OLED面板、中小尺寸OLED面板和柔性顯示的技術研究。可以說,京東方2009年起的第二輪擴張,除了得到各地政府的支持,還是以技術研發為基礎的。

  “靠模仿跟著別人走,短期可以,但長期肯定不行。”王東升說,“參與全球競爭的經歷讓我們深刻地認識到,創新是企業唯一能活下去的路徑。京東方到現在還能活下來,因為我們堅持創新。”

  在京東方最困難的時候,一年虧損幾十個億,有人說京東方就別投研發了。對此,王東升表示理解:“我們是上市公司,虧損就會被別人罵,但我們還是一年投了30多個億。如果不投研發,我們當年可能維持不虧,但是就沒有現在的京東方了。我們的研發投入不低於營業額的7%,規模小的時候甚至是百分之十幾。正因為我們對技術的尊重和對創新的堅持,我們才有今天。”

  王東升堅信,創新要考慮短中長的平衡,創新也不僅僅是技術和產品的創新,還需商業和管理模式的創新。對於企業來講,技術創新是基礎,“技術行不一定贏,技術不行一定輸!”

  王東升本人很註重對行業技術規律的探索,在2010年提出顯示產業“生存定律”,業界稱為“王氏定律”——若保持價格不變,顯示產品性能每36個月須提升一倍以上。這一周期正被不斷縮短。

  正是基於這一定律,京東方在品質、成本、效率上不斷提升自己的競爭力。從2008年下半年到2010年上半年,王東升以方法論出發,以產業競爭規律為框架,制定了以提升產品競爭力為中心的競爭戰略原則。京東方從2010年10月起正式實施“SOPIC”(戰略、組織、流程、信息系統和內容控制)的創新變革,從產品導向變為客戶導向,從各個工廠單獨管理到全球化的協同管理,以保證創新的速度超過市場變化的速度。

  在創新變革的帶動下,京東方2012年主營業務扭虧為盈,2013年利潤暴增,當年京東方全球首發產品的比例達到了35%。

  2014年業界激烈爭論OLED是否將替代LCD?2014年6月,他受邀在美國“國際顯示周”SID年會上做主題演講時稱,無論OLED還是LCD都是屬於半導體顯示,OLED在中小尺寸領域將逐漸替代LCD,但在大尺寸領域LCD還是主力,相當長時間會與OLED並存。

  目前,全球顯示行業發展的現狀印證了當時王東升的預判。王東升解釋道:“這和我的經歷有關,還有我的背景——我是搞計算機軟件出身的,擅長系統設計和數學模型,是系統工程專家;我還是財務出身,財務主要講利潤,我知道利潤是怎麽出來的。財務專家、系統工程專家再加上產業經歷,讓我比競爭對手的高管更懂。他們都沒有經歷過我這樣的高低溫實驗,沒有像孫悟空那樣在太上老君的煉丹爐裏煉過,所以悟性還是不一樣。”

  “60歲還屬於青壯年”

  在液晶面板之後,王東升又踏上了物聯網的“冒險之旅”。

  2015年3月在德國漢諾威電子展期間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王東升就表示“要打贏兩場仗”:一方面,京東方的顯示器件計劃五至七年內要成為世界領導者;另一方面,京東方要加快向“軟硬融合、應用整合、服務化轉型”的方向轉變,以顯示和傳感技術為核心,構建網絡3.0時代的新生態。

  那天的王東升一如往常,穿著西裝、戴著眼鏡,一講起技術就滔滔不絕,內心充滿著對事業的激情,談吐儒雅,邏輯清晰。

  2017年,京東方正式提出全新定位——從顯示器件企業轉型為“為信息交互和人類健康提供智慧端口產品和專業服務的物聯網公司”。

  王東升已把顯示器件事業群的重擔交給70後、80後的年輕一代管理骨幹“挑大梁”。他說:“剛剛在合肥投產的10.5代線是標誌著我們在LCD顯示領域開始從跟跑、並跑到領跑。我們成都6代柔性AMOLED生產線盡管是全球第二條,但是產線裏的技術全是我們自主的。但是這還不夠,我們不僅要成為並鞏固顯示領域的世界第一,要主動迎接正在來臨的第四次產業革命的挑戰。”

  在王東升看來,這是一場以人工智能和基因科技為觸發點的,關於矽基和碳基生命系統的產業革命,第一波浪潮是物聯網1.0。只有把握住終端產品和專業服務的新機遇,京東方才能從“投資驅動”轉變為“價值驅動”,進而平衡顯示面板行業周期性的起伏,實現企業持續穩定的健康成長。

  王東升稱:“我們現在有三塊業務:首先是顯示和傳感,不僅要進一步提升顯示技術的競爭力,而且我們還會在相關傳感技術方面有所作為;其次是把顯示和傳感整合起來,成為全球領先的智慧端口器件與解決方案提供商。多年積累的顯示、傳感、人工智能等技術應用到一些新的細分領域,為這些相關細分領域提供物聯網解決方案,比如阿裏的盒馬鮮生新零售解決方案,還有數字藝術以及銀行、醫院、車載、智能制造等解決方案。這就是我們的第二塊業務,即智慧系統事業,年營業額已經有20多億美元了。”

  王東升表示:“我們把顯示和傳感等技術與生命科技和醫學結合起來跨界創新,進入到智慧健康領域,尤其是移動健康,部分產品已經通過美國FDA和中國CFDA認證。我們的目標是——再用十年左右時間,三大業務可以支撐我們成長為營收千億美元級的世界級企業。”

  “我們明白,從千億人民幣向千億美元邁進,挑戰仍然很大,沒有捷徑可走,只能堅持創新驅動,不斷贏得客戶的信任和尊重,才有機會繼續成功。”王東升稱。

  今年年初在一次公開演講中談及企業家精神時,王東升認為,成功的企業家要過三關:第一是創業關,自己衝在一線,帶著團隊創業成功;第二關是授權關,培養一批有能力的人,把權力授下去,責任擔起來;第三是交班關,無論是什麽性質的企業,從本質講,都是財富創造體系,是社會的公器,不只是個人的。

  “交班不僅是選好人,更是傳承好優秀文化、戰略機制、運營體系、戰鬥團隊。把這個體系交給下一代,能比你做得更好,為股東和社會創造更大價值,這才是真正成功。”王東升表示,“無論我在不在,京東方整個團隊都可以做得很好,這是我最值得自豪的。”

  他坦言:“我去年就到60歲了,但我覺得60歲還屬於青壯年。有人問我今後還有什麽夢想,我覺得我的身體很好,腦子很敏銳,還有豐富的經驗,還可以再創辦一兩個偉大企業。我甚至在想,這一生中,能不能到火星去退休。忘記年齡,記住夢想,懷著感恩的心,不斷學習探索,也是一種企業家精神。”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京東方王東升:冒險精神不是賭徒心態》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