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看準路後拼命幹 孫丕恕:創新接力引領數據“浪潮”

2018-06-13 08:52:26 經濟導報 

  ◆經濟導報記者 韓祖亦 濟南報道

  以奮進者的姿態,孫丕恕大步流星地向經濟導報記者走過來。充滿激情與自信的他,語速很快但擲地有聲:“浪潮的每一名員工都不僅僅是工作者,更是奮進者,只有奮鬥才能得到真正幸福。”

  雖然自信浪潮的路越走越寬,但身為這個國內領先雲計算、大數據服務商的“掌舵者”,孫丕恕依舊一刻也不敢放松。“‘創新’和‘安全’是我們這個行業發展的根本。技術創新是在打造‘金剛鉆’,而安全才能讓政府和企業放心地把數據交給我們。”

  就在前不久,濟南成為全國首個啟動國家健康醫療大數據中心建設的試點城市,海量的電子病歷、居民電子健康檔案等健康數據就“放”在浪潮。如何更好地運用、分析這些健康醫療大數據,為居民健康、養老“保駕護航”並確保數據安全,成為孫丕恕面臨的下一個挑戰。

  而孫丕恕在浪潮工作的35年裏,一直都在直面挑戰。

  身為研發人員的堅持

  “雖然現在與過去的研發環境不一樣,但精神是一樣的。”如今,孫丕恕常與浪潮年輕的研發人員聊天交流,分享自己的經驗與心得。這些感悟源自那些沒有白天、沒有黑夜的拼搏。

  “1983年從山東大學電子學專業畢業後,我就來到了浪潮。當時的浪潮還是一家從事計算機外部設備、民用電子儀表等研發生產的企業,已經連續虧損5年。我的第一個工作,就是按照IBM的樣機,仿制出一臺國產電腦。”孫丕恕對經濟導報記者回憶道。

  那個時候,孫丕恕第一年的月薪是45塊錢,第二年轉正之後漲到54塊,但一臺電腦卻要5萬元。價格如此昂貴,即使在山東大學電子系裏,孫丕恕也從未見過一臺真正的電腦。如何仿制,從哪開始?這些現實問題都擺在面前。

  “從仿制一塊主板開始,我每天都在弄電路圖,怎麽設計,怎麽來做,不停地想。那段時間,我和其他6名同事沒白天沒黑夜,醒來就開工,工作到深夜,僅有的幾分鐘吃飯時間,就是每天的休息時刻。”至今,孫丕恕依舊慶幸那些拼搏,談及1984年浪潮研發的第一臺個人電腦0520A問世時,他的激動心情溢於言表。“這個產品當時只有美國能做,我們仿制成功,而且實現了與IBM的PC兼容,這是很值得驕傲的。而且它的價值非常巨大,從材料費來講,當時一臺電腦我們就能為國家節省幾萬元。”

  之後,孫丕恕帶領團隊成功開發出0540D微機,這在當時屬國內首創,標誌著國產PC的開發由簡單模仿開始向獨立研發轉變。

  1992年,年僅30歲的孫丕恕被評為“山東省科技興魯先進工作者”,省裏獎勵了一輛奧迪100轎車、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和15萬元現金。

  “那臺奧迪100轎車至今仍在浪潮科技園中展示著。好多人跟我說,當時這輛車比房子可貴多了,要是用賣車的錢買幾套房子,現在可就值錢了。”孫丕恕跟經濟導報記者玩笑道。不過在他的內心,這輛車對於浪潮與自己在那個時代獲得殊榮的見證意義,更為重大。

  從實驗室直接走向市場

  “我喝酒就是在那個時候學會的。當時公司的銷售人員只會賣電腦,不會賣服務器,只能自己上。客戶不見我,該怎麽辦?那時候我可是沒少琢磨這個問題。”這些體會和經驗,孫丕恕如今也常跟公司的銷售人員談。

  就在1992年,因國外品牌大舉進入,國產PC後起之秀快速成長,浪潮的PC產業發展開始走下坡路。

  “當時我是浪潮技術副總工。那個時期,服務器,尤其是大型機只有軍隊等核心保密機關才能研發使用,技術由國家高度壟斷,民用都沒有實現,更不用說產業化。但我認為,個人計算時代將逐漸向網絡計算時代轉變,服務器作為網絡的核心,將是21世紀左右網絡信息技術的關鍵所在。”

  為此,孫丕恕領軍成立另一部門,開始獨立研發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浪潮小型機服務器產品。經過一年的不懈努力,浪潮終於開發出第一臺小型機服務器SMP2000,打破了西方國家在此技術領域的絕對壟斷。

  做是做出來了,怎麽賣出去呢?

  “那個時候,民用服務器主要用於銀行的通存通兌業務,就是你在某一個銀行的某一個範圍內,一個網點開出的存單,可以在任何一個服務網點上兌現現金。我清楚記得,1994年那會,我向中國銀行德州分行推銷我們的服務器,我跟他們說,‘我們的服務器肯定不比你們用的差,而且這是民族品牌,誰不講愛國呀?你們先用著,錢的事先不說’。”

  隨後的近半年時間裏,孫丕恕開著一輛豐田面包車,幾乎天天都去“軟磨硬泡”。經過一段時間的比照檢驗,SMP2000完全可以替代外國品牌機,德州中行最終以每臺差不多100萬元的價格購買了2臺浪潮小型機。“那一天我興奮極了,還專門在德州中行花50塊錢開了一個賬戶,因為這是我們第一臺小型機在銀行的應用。可惜現在這張存折已經找不到了。”

  回顧這一經歷,孫丕恕對經濟導報記者感慨道,“客戶真的不是你不要錢或者要錢少就跟你‘玩’的,這個行業一切的一切就是你的技術、安全和服務。”

  企業家的核心是什麽?

  “作為企業家,第一位的工作就是‘看準路’,找準正確的戰略方向,然後就是拼命幹,企業家尤其要帶頭幹。”今年,孫丕恕為浪潮看準的“路”便是打造平臺+生態的雲計算3.0戰略,並在5年內使浪潮服務器成為全球第一。這一目標要快速順利實現,接下來便是拼命幹了。

  數十年的發展歷程中,即便在科技產業上不斷突破,若戰略管理層面出現失誤,浪潮也不會是今天的樣子。

  “這就是我說的看準路,這是一切的核心。方向找準了,浪潮的路才能越走越寬。”當初孫丕恕主導的每一步轉型,都不乏反對質疑之聲。“我挺感謝當初反對我的人。沒人反對,想必我也做不成今天的事。”

  1997年,當眾多企業還在電腦市場中奮力搏殺時,孫丕恕便率領浪潮實現了主業向服務器的轉型。“上世紀90年代中期,許多企業都在做PC,而我們決定放棄家用電腦,改做高端產品,走技術路線。因為隨著家用電腦技術上的不斷同質化以及競爭加劇,技術附加值已經很難實現了,我們的特長在技術,向服務器轉型是必由之路。”回顧那個頂住一切壓力的二次創業時期,孫丕恕感慨且慶幸地對經濟導報記者說道。

  2002年11月,孫丕恕率領的浪潮又啟動了“天梭”工程。在攻克一個個技術難題後,中國商用領域第一臺高效能服務器———浪潮64位天梭TS20000於2003年誕生。“這個意義非常重大,不僅解決了我國關鍵領域的信息安全問題,還極大降低了系統的生產與維護成本,迫使國外進口服務器連續降價達40%。”

  面對服務器領域的成就,孫丕恕並不滿足,他將產業觸角伸向了軟件行業,並通過與微軟等國際IT巨頭聯姻,實現產業國國際化。如今,當我國處於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產業快速發展階段時,孫丕恕又率領浪潮以計算力激活各行業、各領域數據應用,帶領浪潮成為推動數字中國發展的中流砥柱。

  “在雲計算時代,計算力也可以像煤氣、水電一樣作為商品進行流通,而且取用方便,費用低廉。這個意義就好比是從古老的‘單臺發電機模式’轉向了‘電廠集中供電’模式。”在孫丕恕看來,如今世界變化快,是因為計算便宜了,計算無處不在,“就像一個人,腦子靈光,事情就做得好。”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孫丕恕又進一步把握住了“中國方案”變成“世界方案”的“道路”。2017年11月,浪潮牽頭,聯合歐美科技企業及國開行、進出口銀行、中信保、中非發展基金,成立全球首個由企業發起的“一帶一路”數字化經濟戰略聯盟。目前浪潮已在全球113個國家和地區開展業務,浪潮雲服務器市場規模位居全球第一。

  在他看來,成為浪潮“掌舵人”的這10多年,就像是3000米接力賽,“需要每一棒加速、加速、再加速,才能不斷搶占制高點。”

  創新、創新、怎麽創新?

  “創新,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在企業的實際經營中,需要把這兩個字進行量化。”孫丕恕認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企業每一個人都真正了解何為創新。

  根據浪潮的特點,孫丕恕把創新點分解成技術、專利、行業標準等單項。“好,你說你今年創新了,那你告訴我,你研發了多少個新技術?申請了多少個專利?牽頭制定了多少個行業標準?這些數據就是創新的實質。”

  在此思路下,僅2017年浪潮便申請專利近7000項,行業排名全國第一,服務器領域的全部國家標準都由浪潮牽頭制定。

  研發人員出身的孫丕恕,對“人”的價值頗為看重。“這個行業的創新,依靠的是研發人員的力量。埋頭搞研發,一搞就是很多年,這真的不容易,所以我們企業要給他們足夠的成就感和榮譽感。浪潮的‘躺椅文化’也是對研發人員關懷的一部分,累了可以隨時躺下來睡一覺,哪怕上班時間也可以,給他們充分的信任和靈活性。”

  除技術創新外,孫丕恕還談到了商業模式創新。“在這個行當裏,沒有多少東西可循,跟是跟不上的,必須引領模式,你才能變成一個領先者。”孫丕恕回憶道,在2010年浪潮推動政府上雲,那真的不容易,阻力太大,絕對是一種創新。“前六七年我們推動政務雲,從2017年開始大力推動企業上雲,幫助實體經濟插上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的翅膀,推動工業互聯網建設。”

  在他看來,企業使用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需要首先消除畏懼心理。“他不理解,他感覺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是高大上的東西,中小企業怎麽用這個技術?我跟他講,你不是在用這個技術,這只是個工具,是思想上的轉化。”

  目前,浪潮正發展全新的商業模式,成為全新的平臺生態型企業。孫丕恕舉了個形象的例子,“比如現在衛健委授權我們可以使用健康醫療數據。要利用數據看病,就要建立生態,高血壓、糖尿病怎麽看,癌癥怎麽看,孕婦怎麽保健,嬰兒怎麽看,這便是新型互聯網醫療機構要做的工作。我們搭建這麽一個平臺,大家圍繞這個平臺去加生態。”

  孫丕恕對經濟導報記者表示,在工業時代,石油能源說采完了就沒有了,但在互聯網、數字經濟時代,數據已成為這個時代的能源,而且“每個人都在生產數據,每個人都在消費數據,能源會越采越多”。

  基於這樣的產業理解與預判,孫丕恕斷言,數據一定會成為數字經濟時代的生產資料。國家大數據戰略的實施,進一步加快了數據資源整合與開放共享,浪潮遍布全國的雲數據中心與政府大數據平臺,正快速激活我國各行業、各領域數據應用,成為推動數字中國發展的重要力量。

  孫丕恕說,未來企業的競爭一定是數據的競爭、平臺的競爭、生態的競爭。浪潮將依托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構建“雲+數”的數字經濟平臺生態,這也是新一代互聯網公司的發展趨勢。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看準路後拼命幹 孫丕恕:創新接力引領數據“浪潮”》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